魔都金融白领沉浮录:没亏在二级市场,却挂在了一级市场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07 00:32

魔都金融白领沉浮录:没亏在二级市场,却挂在了一级市场

2018-04-06 22:00来源:GPLP创客/众筹/私募

原标题:魔都金融白领沉浮录:没亏在二级市场,却挂在了一级市场

文 | 仙逸

前言: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

上海,在《上海滩》的吸引下,一个让年轻人沸腾的地方。

李蒙也慕名而来,只是,他留下了一地伤心。

让我们看李蒙与他上海滩的的故事。

01萌芽

如今的每一天,站在浦东国际机场的入口,李蒙都似乎看到几年前的自己,刚毕业的自己充满激情,憧憬着未来他将成为上海滩的一个王者。

只是,几年下来,上海留给他的却是留在心底的伤与痛。

曾经,李蒙要做上海滩的精英。

于是,毕业后在上海的第一份工作,李蒙选择了陆家嘴。

面试者告诉李蒙,我们公司在陆家嘴的时候,李蒙眼里放了光,他有种将要成为掌握世界金融命脉的精英分子的错觉。

所有在魔都呆久的人都知道,上海的写字楼充满了地域鄙视链,且以陆家嘴为圆心四散开来:

陆家嘴 <> 南京西路+静安寺 <>新天地<>淮海路> 徐家汇 >人民广场 > 虹桥 > 老西门> 其他(备注:“< >”为互相鄙视;“>”前者鄙视后者)

陆家嘴CBD一直是上海办公区的“中心”,如果你在陆家嘴工作,那么所有听到的人会自然的称赞,你们工作好不厉害。

这让李蒙的自尊心充分得到了满足。

虽然他们在陆家嘴的办公室并不是最好的金茂大厦——相比金茂时尚高大上的感官,招商局大厦显得有些陈旧。对此,李蒙主观的解释是,这个大厦名字起得好,自带招商局背书,位于陆家嘴核心地段的旁边。然而公司人事更为实际,为了节省房租开支。相比金茂、环球而言,招商局大厦的房租还是很“亲切”的。

这就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对,李蒙的公司就落脚在陆家嘴的招商局大厦。

李蒙入职的时候是公司最为辉煌的时候。

那一段时间了,公司业务如火如荼。市场充斥着寻找出路的资本,似乎几个亿的交易都是摆不上台面的大生意。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与时间赛跑,要做一笔大生意。

李蒙所在的投资公司也同样如此,那个时候,除了忙碌的做投资项目以外,公司也在拼命的帮一些项目做通道业务,后来,李蒙才明白,这才是公司的主营业务,也没啥不光彩的,赚钱而已吗,上海毕竟寸土寸金。

作为风控,在审查项目的时候,李蒙自认为很尽责的做尽调工作,他把一个刚毕业热血男青年的热情全部都发挥了出来,甚至好几次,李蒙记得他都睡在了办公室,就是为了做好每一份尽职调查报告。

然而,好像他的热情并没有得到领导的回馈。包括李蒙所出的风险评估报告,老板甚至都没有一句肯定,这让李蒙伤心了一段时期。直到有一天,晚饭的时候,跟一个副总喝完酒,领导才跟他交心的说了几句“你以为你评估风险过高,公司就不做?别人能做,我们都能做。上海这个地方,竞争这么激烈,老老实实做怎么能立足?”

原来如此。

李蒙第一次感受到了职场的第一堂课。

那个时候,李蒙所在公司业务繁忙,在同一栋楼的e租宝生意更红火。

不过,作为李蒙公司的楼下邻居,虽然楼层如此临近,李蒙却从没有遇到过传说的美女总裁。

对比一下差距,果然不小——同是年轻人,人家已经是一家金融公司掌门人,出入豪车,自己却靠着吃不饱饿不死的工资,只能在朋友圈里维持陆家嘴金融民工的高大上表象。

“这就是阶层。”那段时间,李蒙经常这样自我安慰。

02李蒙的第一次跳槽

在不断的刺激及折磨当中,李蒙终于有了离职的想法。

思考了两个月,李蒙终于在那年冬天选择了离职。

2014年的冬天,李蒙永远不会忘记。

尽管上海的冬天相比北方更加寒冷,多少让李蒙有点不适应,但是,事业上的转型让他重新找到了激情——那个时候,A股充满了骚动,上证指数像刚睡醒一般,精力充沛,不停往上冲,冲,冲。

上海的街头,咖啡馆,到处弥漫着股市的热情,每个人,都在谈论着股市赚了多少钱,或者,一个月他就发了多少倍。

当然,此时,在上海的金融机构开始了分化,一部分人开始全部赎回产品,另外一部分则是加大力度,争取一笔赚个大的,于是,在财富的诱惑下,更多人冲进股市进行肉搏。

李蒙也开始告别投资机构,一头扎进了股市当中,李蒙加盟了一家券商,负责前台业务。

虽然公司的同时都热情洋溢,李蒙却不是很开心,他感觉自己失去了一个赚钱的机会。

这确实是个好时机,在路边摆个摊,一天开户几十个。股民的狂热让李蒙看到了光明的钱景。

跟着几个年纪大的股民,找到了客户的聚集地——上海人民广场股票一条街。这里的大爷大妈,操着上海话,对着几个小摊前的屏幕唾沫横飞的表达自己对未来走势的预期。

小摊上摆着各式各样关于股票的书,从入门到进阶。

大部分摊主都有自己的股票群,走一圈,李蒙就加了不少朋友,各自群里面里面热火朝天。这可都是潜在客户。

李蒙两眼放光。

收市后,往地铁站走,地铁口的煎饼摊主自来熟的开聊:

炒股的吧。前几天我买的南京高科已经涨了50%了,陕国投也快翻倍了。我准备下周就不摆摊了,专职炒股。

这种大氛围下,李蒙在群友的帮助下,甚至拉到了两个私募基金客户。

业务开展的无比顺利,小赚了一些钱后,李蒙自豪的把女朋友接了过来,一起牵手走遍了上海的大街小巷:

白天穿过南京西路的老别墅,安静得不像上海。

晚上小资的定了东方明珠塔旋转餐厅,俯瞰了这个让人疯狂的金融中心。

看着女朋友满足而崇拜的眼光,李蒙觉得,自己的奋斗是值得的。甚至豪气万丈的想,总有一天,要在这里给她一个家。

市场的信息,每天都在爆炒,股市吹着10000点的风声。

李蒙的财务自由的梦想还在继续。

03众筹 李蒙终就还是赔了

2015年,伴随着众筹的诞生,李蒙仿佛看到了机会。

他觉得这让他可以根本改变命运。

那个时候,正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风潮吹到了上海。

一个偶然的契机,李蒙有朋友开始创业,做当下最时尚的众筹咖啡厅。

朋友说,咖啡厅就开在陆家嘴,这里全是精英人士,我要把我的咖啡厅变成精英人士的聚集地。除了赚日常营业的钱,同时我可以在这里收集到很多项目,做做财务顾问,实现从线下到线上的项目传导,再从线上到线下的引流,一年实现盈利不是问题。

想起当时副总说的话,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心态让李蒙将不多的积蓄加上父母给的娶老婆的钱投给了朋友,朋友说如果盈利就算是你入股,如果亏了,就算我借的,到时候再还给你。李蒙心里踏实了,奋不顾身的投了进去。

那个时候,李蒙跟着朋友参加了几场风险投资交流会。那似乎是个屌丝变土豪的虫洞,看着很多人轻轻松松拿一个PPT就融资过亿,李蒙充满了羡慕,不过,羡慕之余,李蒙自知自己没有任何资本参与这场盛宴,因此,他唯一的愿意,就是祈祷朋友的这个项目能带他装逼带他飞就好。

不过,事与愿违。

2015年的夏天,对上海股民来说,闷热的天气和一泄如注的大盘混合成为了一种喜丧的气息。

人民广场股票一条街的气氛,似乎一瞬间从繁华凋落。摊主少了很多,据说是有些股民跟着摊主操作,亏大了,好些摊主怕挨打,开始不敢出门。

李蒙的收入从五位数直接打到四位数,快不够交房租了。股票群里热闹不在。那两个私募基金客户也面临清盘。

李蒙比较庆幸自己的眼光,没有选择股市,而选择对朋友的风险投资,朋友的咖啡厅已经正式营业了,人气很旺盛。但现实工资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李蒙又开始了转型,他找到一家股权私募挂职。印了张风险投资人的名片,摇身一变,合伙人。

在朋友的咖啡厅了泡了几个月,谈了不少项目。大部分都是外地来的项目方。带着满心期待,希望能得到投资人的青睐。但说老实话,李蒙自己也不知道哪些项目可以投,也没钱投。基本上就是聊聊基本情况,学了几个投资者专业装逼术语,一聊能聊大半天。

“你这项目盈利模式太单一,风险不可控啊”

“你这项目进入门槛比较低,潜在进入者比较多,很难形成竞争壁垒”

“你这项目模式太老套,完全没有创新优势”

……

谈到最后,再喊项目方办张咖啡厅的会员卡,给朋友创创收,一般都不会被拒绝。

入秋了,股市似乎有起色了。专家称,中国股市将进入慢牛阶段。李蒙的收入又开始多了起来。然而,熔断机制再次成为牛市终结者。见证了风险投资的高逼格盛会后,李蒙决定全身心投入到一级市场。

面试了十几家公司,都不理想。没什么背景,都是挤在一些小的写字楼里,给人感觉都不正规。毕竟也是在陆家嘴混过的人,李蒙有些受不了这种接地气的小公司。

虽然装逼的E租宝因非法集资已经被查封了。

但是说服自己接受这种天上地下的变化,李蒙心里多少有点为难。

即便他心里明白风光的背后,不是沧桑,就是肮脏

最终还是勉强接受了一家公司的邀约,成为一名职业的风险投资项目经理。

不过,李蒙的希望也彻底是破灭了,朋友的众筹咖啡厅最终还是出了问题。

朋友说,运营情况不理想,要破产清算了。

李蒙有些诧异,怎么会这样?

朋友说,“盈利模式没有问题,问题是没有实现这个模式。咖啡厅开在这种核心地段,运营成本太高,营业收入无法覆盖成本,再加上,项目并不是那么好推动的。所以,资金链无法维持下去。”

李蒙懵了。

这意味着,钱即使没有打水漂,短期内也是收不回来的。

朋友感叹到,这陆家嘴的几栋楼,来来去去的公司太多了。

短短的一年内,他知道的已经有十多家公司搬进去又搬出去了。很多创业企业,融到资金后,豪气万丈的进来,然后灰溜溜的走了。还有就是一些财富公司,P2P什么的,依靠着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骗到钱就跑。现在据说都不允许P2P公司进驻了。他虽然没有在写字楼里,但也成为了从陆家嘴灰溜溜的走掉的人。

李蒙以为自己眼光够好,没有亏在二级市场,然而却挂在了一级市场。

不过,他的新工作开展的也不太顺利——如今,上海的投资公司太多。正规的不正规的,一抓一大把。而且,慢慢的,创业者也都学聪明了,不再给假模假样要投资的对接人的吃饭休闲娱乐买单了。

如何继续做下去,李蒙也有几分迷茫。

据说,近期,随着私募基金的新规出台,新公司的楼里几家私募公司被动注销牌照。

好在李蒙的新公司还算勉强过关,老板特意组织了会议宣导了今年的新目标,“危机危机,别人的危就是我们的机会,今年我们要实现募集资金1个亿,投资项目10个,储备项目50个。我们不要在等着项目上门,我们要深入到项目地,投资项目的同时,脚踏实地的去论证市场的投资环境,做最专业的风险投资人。”

这意味着结束了李蒙龟缩在上海等项目上门的日子,从此要天南海北的飘荡。

出差之前,李蒙去淮海路转了转,放松心情。

繁华依旧,只是如今的李蒙已经不是几年前的李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