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谈判是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途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0 00:18

对话谈判是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途径

2018-04-10 00:00来源:中国经济时报贸易摩擦/进出口

原标题:对话谈判是解决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途径

李迅雷分析,研究发现,劳动生产率水平的提升,才是决定出口竞争力的核心因素。构成劳动生产率的三要素是劳动力素质+资本密度+全要素生产率,中国劳动生产率提升对制造业的贡献,主要来自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如截至2015年,美国有近40%的人受过大专以上教育,中国只有12%,相当于美国1972年的水平。尽管中美劳动力素质差距巨大,但中国劳动力素质的改善幅度却非常惊人:2000年中国大专以上学历者仅占全国人口的3.6%,到了2010年上升至9.0%,相当于美国1959年的水平,即中国10年走过了美国24年的路。若以就业人数及GDP来衡量劳动生产率水平,则其增速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的中位数水平是2.0%、日本大致是1.7%,而中国超过了8%。

过去30多年来,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规模估计超过美国最近100年的投入量,这是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根本原因,也令其他新兴经济体望尘莫及。中国工人的薪酬水平虽然上升不少,但目前仍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尽管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用工成本低廉,但产业配套、交通运输条件和劳动力素质等方面与中国相比仍有不少差距。

李迅雷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特朗普说“不公平贸易”是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主因,显然有失公允。中国经济落后于发达经济体,应该拥有“发展权”,即过去发达国家通过侵略和暴力来抢占原住民的土地和财富,而后发国家只能通过移民来分享部分资源。“如今连移民都受限制,那至少给点自由贸易的权利吧?”

“回看过去40年的历史,发现中国发展已势不可挡。由于全球出口贸易的最大特点就是此消彼长,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出口竞争优势黯然失色,日本在经历连续六年的外贸逆差后,2016年才稍有顺差。”他说,从1989年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到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恰恰都发生在中国经济对外开放、积极引进外资的过程中,如中国对美出口份额,正是从80年代末开始显著提升的,这正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对美出口份额下降的开始。

“我不认为中国经济持续30多年的高增长是奇迹,因为最近30年的高增长起因是过去一二百年的低增长,即超跌反弹而已。所以,反弹至今,中国仍属于中等收入国家,与同属东亚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差距还是非常大。”李迅雷认为,正因如此,中国将继续发展,即便美国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也无法遏制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中国不同于日本,前者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对外贸的依赖度会逐步减少。所以,中美贸易摩擦将长期持续下去,摩擦的背后,实际上反映劳动生产率增速的差异。

另一方面,从中美贸易的商品和服务看,彼此存在很大的互补性,因此,贸易摩擦的结果一定是两败俱伤,应该是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过去40年来,中国的开放度已大大提高,故中美之间不大可能出现愈演愈烈的贸易纷争。但从长期看,中美贸易纷争很难化解,因为中国的发展必然伴随着美国竞争力的下降,美国必然会为了维持霸主地位而不断给中国设置障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